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鑫轩】他的猫

※咳咳,此文献给@小飞飞易飞烊 祝端午快乐!

※感觉这是个冷圈er......〒▽〒

※非常玛丽苏的剧情!结局BE还是HE?你猜啊!

※文笔小学生,只要大家不打我就好!

——————————————————————————

猫,一种面圆、赤锐,耳短、眼大,躯干长,四肢较短的哺乳动物。毛柔软,视听觉敏锐,瞳孔能随光线而收缩,脚底有肉垫,走路轻而无声,善跳跃,能捕鼠。虽然生性狡猾但衷心护主,传说拥有九尾的猫能幻化成人形,成为猫妖。

宋亚轩最喜欢的动物就是他家的那只猫。

白净如雪的皮毛,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还有那无时无刻不透露出来的优雅气息,真给宋亚轩长足了面子。每当他抱着猫出门的时候,就会受到无数同龄人羡慕目光的洗礼和七嘴八舌的赞美。

当然,也不乏嫉妒的。

就比如说这天,当宋亚轩抱着猫出门时,就被他们村长家儿子小刘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他说你的爸爸妈妈都不要你了,他说你就只好一天到晚抱着你那只猫,他说你是个疯子,叫大家不要接近你。

从那天开始,镇上的小朋友好像都开始对宋亚轩敬而远之,一半是因为惧怕小刘,一半是因为有些相信了小刘的话。

总之,宋亚轩又变成了一个人。

这一切,都被他的那只猫看在眼里。它看见主人漂亮的眼睛里面盈满了泪水,他看见主人噘着小嘴,抚着自己的毛问他爸妈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了?

可是小主人即使再伤心再无助,也不会迁怒于他。

猫很想帮助主人,带主人走出孤独。

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呸!万籁俱寂的晚上,宋亚轩看到自己床上躺着一个人,内心是极其懵逼的。

所以他机智地悄悄摸去厨房拿着一个酱油瓶对着床上的人大吼:“喂!你谁啊?!劫财还是劫色?!我不想伤人的,你要再不说话,我,我就打你了!”

躺在床上的猫轻轻笑了一声,主人还是这么可爱,明明连只鸡都不忍心杀,还反过来威胁自己。

敏捷的猫如一阵旋风,将宋亚轩的酱油瓶轻轻夺过,又将小主人轻轻按在床上。

琥珀色的大眼睛里满是狡黠——

“小主人,我是你的猫啊。你最喜欢的猫。”

“记住了,我叫丁程鑫。”

黎明终于冲破了小镇的黑暗。宋亚轩无力地坐在椅子上:“所以,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猫??”

丁程鑫左手拿着锅铲,右手端着刚烤好的土司,笑眯眯地回答:“就凭我做的饭比你好吃。”

“......这个理由太草率了,换一个!”

小主人,你不也是很喜欢我做的饭吗?瞧你吃得多香。

丁程鑫宠溺地笑了笑,俯身揉了揉宋亚轩的头发,又缓缓露出一对雪白的猫耳和尾巴:“那么这样呢??”

宋亚轩差点一口饭喷了出来:“卧槽我家猫成精了?!”

丁程鑫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是的,准确来说,主人,我是你命中注定遇到的人。我的修行深浅是靠你的情绪来定的。你的执念太强,所以我幻化人形,是来和你一起共渡难关,消除你的执念的。”

宋亚轩的头上出现了三条黑线——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呢。

但是他饭做得真的很好吃怎么啵?!

宋亚轩慎重思考了一下,嗯,还是把他留下来吧。

毕竟自己做的饭猫都不吃。

——————————————————————————

和丁程鑫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虽然宋亚轩还是对他半信半疑,但是他真的把丁程鑫当成了自己的哥哥。

别人欺负自己时有人帮自己赶走那些顽童,再俯下身来背自己回家;受伤时会有人动作轻柔地往伤口上抹上药酒,再往伤口上轻轻吹气;甚至饿了,也会有人二话不说给自己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并且熟知自己的口味。

但宋亚轩再三嘱咐,一定不要滥杀无辜。

宋亚轩心里是很感激也很喜欢这样的哥哥的,不管他是不是猫妖,自己都非常在乎他。

当然,如果抛掉那一点点不知名的情愫的话。

————————————————————————

丁程鑫知道,宋亚轩有夜盲症,怕黑,也怕打雷。

这天晚上正好下雷阵雨,丁程鑫想,主人一定会害怕的吧?

果不其然,当第一声雷响之后,宋亚轩便瑟缩在被子下,小小的身躯蜷成一团,看着就让人心疼。

不知什么时候,丁程鑫蹑手蹑脚地走进他的房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也难怪,猫的爪子底下有肉垫,走起路来极其不容易被人发现。

看着小主人的样子,丁程鑫的心莫名疼了起来。他轻轻在宋亚轩身边躺下,再轻轻环住宋亚轩的腰。

感受到身边人热量的宋亚轩瞳孔猛然放大,不禁惊呼出声。始作俑者丁程鑫趴在宋亚轩耳边悄悄说话:

“主人,你害怕吗?”

“没事的,有我呢,我在你身边。”

一直,一直,都在你身边。

幸好是黑夜,不然丁程鑫一定会看见宋亚轩红透的脸。

丁程鑫低沉的声音好像具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宋亚轩原本砰砰乱跳的心一刹那间平静了下来。紧接着,上下眼皮也开始打架,双手不自觉地环住他的腰,沉沉睡去。

丁程鑫扭过头,笑吟吟地看着他的小主人。平时已经很安静了,睡着的时候,更是脆弱得不像话,皮肤在闪电的照耀下呈现出病态的苍白,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一起一顿轻轻颤抖,像个易碎的瓷娃娃。

丁程鑫舔了舔嘴唇,露出好像天生就有的狡黠微笑。

小主人,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但是快乐的时光终究不会长久。

村里爆发了一场瘟疫,发病的村民都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他们像猫一样舔着爪子,昼伏夜出地抓老鼠吃,并且喜欢抓人,被抓到的人无一幸免,要不是严重脱水而死,要不就是变成和他们一样的怪物。

村长心急如焚,连夜请来了道士,那道士半真半假地说了一句“你们村里有猫妖,瘟疫就是猫妖引起的。”

村里顿时炸开了锅。村长实在无可奈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下令把全村的猫屠杀一空。

村长他们用不了多久就排查到了宋亚轩家里。宋亚轩当然不愿意,这毕竟是和他相处了那么久,处处照顾他的丁程鑫啊,他怎么可能将丁程鑫交给这群凶神恶煞的村民?宋亚轩决定晚上带丁程鑫逃走。

丁程鑫是猫,走起路来一点声响都没有。可是宋亚轩的情况却不容乐观,他踩到了好几次落叶,差点把村民们全部引过来。

丁程鑫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把宋亚轩捞了起来:“笨手笨脚的,我背你。”

宋亚轩趴在丁程鑫宽阔的背上,嗯,这么大了还有一股奶香,但是却莫名地不让人讨厌。

可是这片刻的温存,被冲天的火光打断。跳跃的烛火映出村民们狰狞的面庞——他们被发现了!

小刘带头喊了一声:“他们肯定是猫妖!不然怎么会逃走?”立刻有人随声附和。不满的言论一声接着一声,几乎快把宋亚轩瘦小的身躯淹没。

宋亚轩突然握紧丁程鑫的手,转过头,闪闪烁烁的目光里全是坚定:“丁程鑫,变成猫妖逃走吧!”

丁程鑫愤怒地甩开宋亚轩的手:“你开什么玩笑?!我是不可能丢下你逃跑的!就算我们今天活不了,也要一起死在这里!”

声浪越来越大,村民们已经把火把好高高举起,“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有节奏的喊声一起一伏。宋亚轩抿紧嘴唇,对着火光凄然一笑,用尽生平力气,伸手将丁程鑫推出人群:“快走!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火光越来越大,映红了天,染红了地,天地间,仿佛是一片血红色的断壁残垣。身处火光中央的宋亚轩没有惨叫,也没有痛苦的表情,甚至还露出了一抹微笑。丁程鑫知道,那是宋亚轩叫自己不要担心,他不疼。

但是丁程鑫的心却狠狠地疼了起来。苦涩的泪水,随着风,一滴一滴飘散在地上。

宋亚轩笑着看向丁程鑫:“你为我做了这么多,现在好了,我也可以保护你了。

“丁程鑫,遇见你,真是三生有幸······”

“答应我,不要伤害······”

话没说完,宋亚轩小小的身影就被烈火淹没。但是丁程鑫知道他要说什么。

答应我,不要伤害无辜的村民。

看着心满意足逐渐散去的村民,丁程鑫双眼变得血红。

随着一声凄厉的猫叫,鸟兽虫鱼、赤豹山魈从山林中陆续涌出,丁程鑫一身雪白,骑在赤豹上,宛若神秘的丛林王者。

天,黑了。

但是令村民很奇怪的是,丁程鑫只让百鸟啄去小刘的眼睛,让山魈把村长的眼睛挖去。

因为他的主人,曾经和他说过,不要伤及无辜。

——————————————————————————

据目击者说,那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所谓的猫妖来到宋亚轩的墓前,在旁边插上了一块写有“猫妖之墓”的木牌。

至于他何去何从,是生是死,没有人知道。

————————————END——————————





评论(2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