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其逸】等风来 01.

※此文献给 @-祁绾笙

※治愈系,微虐

※勿上升真人×3

※祝君食用愉快~么么哒~

————————————————————————————
00.

“嘿,你看,起风了。”

少年轻轻撩起额上被风吹乱的碎发。

“你要我等你,说你会和风一起过来的。”

“现在我来了,你在哪?”

————————————————————————————

又是一个下雨天。

春天的雨连绵不绝地下着,敖子逸烦躁地抹着头发上的雨水,熟练地翻过围墙,打算出校门买根烟抽。

身后传来小弟江铭的声音:“逸哥你今天又旷课啊?要我陪你吗?”

敖子逸潇洒地挥了挥手,然后不再去理会江铭。

可是他很快就后悔了。像他这种不折不扣的坏学生,校外打架结下的梁子肯定不少,况且他今天孤身一人。

雨依然哗哗地下着,模糊了敖子逸眼前的视线。似乎在这样冷的天气里,神经也逐渐变得麻木。

为首的那一个外校生仅仅揪住敖子逸的衣领,狞笑着把他按在地上:“叫一声爸爸,我就放了你。”

敖子逸听到这句话后,双眼瞪得血红,像一只小兽一般不顾一切地在外校生脸上狠狠揍了一拳。

外校生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于是敖子逸毫无悬念地又挨了一顿揍。

敖子逸已经放弃了挣扎,任由他们你一拳我一脚地蹂躏着。新鲜的血液逐渐染红了水泥地,又很快被雨水冲刷干净。

在敖子逸恍恍惚惚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使外校生们的动作骤停——

“你们在干什么?校外暴力吗?”

一个红毛回头望了一眼,只依稀看到了那人的白衬衫,于是骂了一句:“你××的多管闲事,滚!”

那人轻笑了一声:“是吗?如果说我是初三的音乐老师,本来我要和教导主任去买器材的,结果半路上遇到你们,你还会让我滚吗?”

听到教导主任的名字,外校生集体打了一个冷颤,仔细一听好像确实是那个音乐老师的声音,于是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集体抱头鼠窜。

那人似乎觉得完事了,渐渐远离了现场。

听着渐渐离去的脚步声,敖子逸心里漏了一拍——

果然,最后还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吗。

可是敖子逸没想到,脚步声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又折了回来,随后,一双冰凉的手为自己身上的伤口轻柔地敷上药,最后把敖子逸的手搭在他肩上,一步一步朝巷子外走去。敖子逸费力地睁开眼,却只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瘦弱却有力的背脊。

不得不让人安心。

“不疼,不疼,快到家了。”

这话,真像哄小孩。

可敖子逸却流下了十几年来第一次流下的泪水。

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

家。

他的家,有一股干净清香的茉莉味,不禁让敖子逸害臊起来,生怕自己弄脏了他干净得过分的房间。

可是他却不嫌弃,依旧为敖子逸脱下脏得发黑的衬衫,动作轻柔地擦拭干净伤口,包扎好,再换上自己干净的衣服。

意识渐渐清醒,敖子逸看清楚了,那个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真的是初三的音乐老师——黄其淋。很年轻,比他大不了几岁。

他正在为敖子逸洗衣服,见他醒了,纯净的眼里闪过孩童般的惊喜:“同学,你醒啦?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不知为什么,敖子逸心跳罕见地加速了一拍,有些腼腆地摇了摇头:“没有......那个,黄老师,谢谢你。”

黄其淋坐在他床边,用还带着肥皂味儿的,骨节分明的手拍了拍他的头:“这么客气干嘛,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啊。话说你今天还真经揍啊,被几个混混轮流揍,是我我都要骨折,还好你只是扭伤。”

经黄其淋这么一说,敖子逸才发觉全身都像撕裂般疼痛。但是敖子逸喜欢黄其淋没有问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他第一次主动向黄其淋坦白了事情的经过。

因为他不忍心欺骗这个像天使一样的人。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