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蓝莓冰茶 02.

啦啦啦,继续填坑......
本来想突然诈尸的,但是既然手残点了发布,坑还是要继续填下去的啦啦啦~

————————————————————————————

   “哎?学长请客??”我顿时慌了神,连忙摆摆手,“怎么能让学长请客呢,要请也应该是我请啊,况且我朋友他们胃口很大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

   应该是我太耿直了,张真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贺峻霖,原来你们在亚轩心目中是一群吃货......

    正在广播室里打游戏的几人同时打了个喷嚏。

     “......靠!那个在骂我??”

     “应该是肥仔吧,估计他知道真相后会恨死我们的。”

     “哎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们也是为了他们俩的终身幸福考虑啊!”

     “......你们俩能别说话了吗,我要被ko了......”

     “卧槽加血加血啊!敖子逸你怎么搞的??”

     “啊啊啊没用了,已经要死了!!!”
————————————————————————————

    经过刚才的玩笑,饮品店的气氛好多了。张真源把我拉到一个靠窗的座位,说是这么多饮料要等很久,所以不妨等一等。

     我坐在座位上,打量着窗外形形色色的人流,不禁惊叹道:“哇塞张真源学长,没想到你不仅和我一样喜欢喝蓝莓冰茶,也喜欢坐在这个位子上呢!”

    张真源双手托着下巴,好看的丹凤眼盛满了笑意:“嗯对啊,在闷热的店里,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世界,心情也会跟着变舒畅呢~”

    “还有蓝莓冰茶,刚开始的时候是又冰又酸甚至难以下咽的,后来一股凉意便和着蓝莓独有的清甜味弥漫至整个口腔,真的非常沁人心脾呢~”

    我有些惊喜地看向张真源。

    男神竟然和我有这么说相似的地方,或许他就是那个我一直寻找的“懂我的人”吧!

    心跳......有些快了呢。

    张真源看着我难掩欣喜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甚,伸出修长的手:“啊亚轩,看来我们相同的地方很多呢。或许你是懂我的人吧!我们这么有缘,可以交个朋友吗?”

   哎?真的可以吗??我有些惊奇地对上张真源的眼睛。

   里面全是鼓励呢。这无疑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我也毫不犹豫地伸出手——

     “很高兴认识你,张真源。”

     “啊,话说回来,真......真源儿,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呢??”我小口抿着饮料,似乎这样就能掩盖住心中逐渐膨胀的小气泡。

    张真源看似随意地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始终保持着一张和善的笑脸:“嗯,最早认识你,应该是在那次学校晚会上吧。”

    16年学校春节晚会——

     张真源百无聊赖地躺在后台椅子上数着手指,心里盘算着多久才到自己的演出。

    舞台上不知谁特别撕心裂肺地唱着一首情歌,尖锐的声音如针一样贯穿了张真源的耳膜。

    真他妈难听。早知道就不该听泗旭的过来凑热闹了,乖乖待在宿舍打王者该多好。

    实在忍不下去了。张真源愤懑地起身,正打算罢演回去打游戏时,一个动听的声音传入耳畔。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oh oh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动听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悲伤,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不知疲倦地闪耀着,希冀着有人来读懂他,走进他沉寂的心灵。

   真的,很好听。

   张真源重新坐回位子,不知为什么,想急切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舞台上的少年眉眼如画,浑身上下散发着清丽超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让张真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在发光呢。

  像蓝莓冰茶。

  第一眼看上去,很冰,甚至感到酸涩,让你避之不及。

  第二眼看上去,你才明白,那么透彻的攻击是他隔绝世界的伪装,伪装下面,是同样热气腾腾的心。

 
   张真源轻轻叩击着玻璃桌子,突然开口:“哎亚轩,能不能拜托你件事情??”

   我愣了愣,连忙拍着胸脯打包票:“当然可以!学长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完成!”

   张真源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有些羞涩地说道:“嗯......我想加入广播站,行吗?”

  霎时,我脑海中仿佛划过一道惊雷。我惊讶地瞪大眼睛,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学长你......你疯了?学生会的工作待遇那么优越你不做,广播又累又热还伤嗓子......你,你会吃不消的!”

  “你在担心我?”张真源收敛起了笑容,表情严肃认真,“放心好了,你们都承受得了,我这个学长没道理吃不消,况且......”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可是她好像不喜欢我,所以.....”
“广播应该很出名的吧,我想,这样她就会不会认识我了......”

   我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脸上的失落显而易见。

   原来学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知名的情愫在脑海中疯狂地翻涌,心脏刀绞般的疼痛几乎使我流下泪来。

   我吸了吸鼻子,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好,张真源学长,从今天起,你正式加入广播站。”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