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原创&蓝莓冰茶&(all轩)】01.

——————————————————————————————
哎哟我去,本来在写文的,结果手残点了发布......
算了不管了,大家凑活着看吧啦啦啦~

点梗 @冰天雪地
小学生文笔,大家表打我啦啦啦~
腹黑学长源 X 呆萌学弟轩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

【蓝莓冰茶】

    短完

      01.

      窗外是一片燥热呢。

      枯燥乏味的蝉鸣声合着操场上男女生们嬉闹的笑声透过厚重的玻璃飘进室内,一下一下冲击着耳膜。

      广播室内的老旧电扇吱呀作响,但却并没有带来一点凉意,单调的噪音倒是搅得人心烦意乱。

     啧,真热。

     我有些烦躁地皱了皱眉,懒懒地开口,声音因为水分的蒸发而变得沙哑:“哎,贺峻霖,把你手帕递给我一下吧,太热了,我擦擦汗。”

     一旁的贺峻霖撇了撇嘴,还是将手帕递给我。

     仔细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身后果不其然传来贺峻霖不满的抱怨:“这学校也太抠了吧,我们几个天天累死累活为广大人民群众作贡献,安抚他们受伤的心灵,他们倒好,不仅不发工资,连设备都这么老旧,真想让反腐局的警察蜀黎过来一枪毙了他们。”

    躺在椅子上的丁程鑫半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反驳道:“你还是省点力气吧,等会儿还要念一篇稿子呢。看人家肥仔,多乖啊,进了广播社之后一句话都没抱怨过,还主动帮我们唱了那么多首歌呢.....不过话说回来,肥仔你唱歌真的很好听呢。”

    敖子逸软软地瘫在丁程鑫身上,蜷缩起来的样子活像一个球:“就是啊花生,不愧是我苞谷的助手。不过你唱歌的声音很像我一个兄弟呢。”

     说了别叫我肥仔了啦......我默默忍住打人的冲动,僵着脸挤出一个微笑:“是吗?他叫什么名字?”

     敖子逸似乎被我的表情吓到了,吞了吞口水,向后缩了缩:“呃......张真源,对,张真源。”

      张真源?嘶,这名字有些熟悉呢。

      贺峻霖的话很不合时宜地插了进来:“哦,就是那个在学校艺术节上唱《勋章》的那个帅哥吧?”

      霎时,尘封的记忆被突然唤起。

      16年春晚,学校节目一如既往地烂。整个晚会除了宋亚轩唱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惊艳了全场,男女生欢呼声如山倒之外,基本上就没什么看头了。

      ......真没看头,每次晚会都这样。想找一个懂我的人,结果每次晚会都索然无味。

     我失望地叹了口气,悻悻地卸完妆,正要拉着贺峻霖跑路,一阵干净的歌声传入我的耳畔。
        “可我会像奥德休斯一样
        朝着心中的方向
        哪怕众神会在彼岸阻挡
        当我需要独自站在
        远方的沙场
        武器就是我紧握的梦想
        而我受过的伤
        都是我的勋章”

    这声音干净纯粹间不失利落,柔和的声线硬是把二分音符唱成了八分音符,但却衔接得非常完美,几乎让人感觉不到。

    可是声音中带了一丝落寞,还夹杂着些许沙哑质感。

    应该是处于变声期吧。我这样想着,不知为什么,竟然如此急切地想转过身去看一看。

  可当我转过身的一刹那,我不禁呆住了。脑海里只回想着一个词。

  “蓝莓冰茶”

  对,他特别像我最爱喝的蓝莓冰茶。

   舞台上的男生,怎么看都散发着一股强大却干净的气场,让人第一眼看上去感觉酸涩无比,但越看越觉得他气质纯澈,向冰块一样滋润着你的心。

   这样想着,我微笑了起来,用手肘捅了捅贺峻霖:“铃铛,唱歌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

   贺峻霖做了个鬼脸:“张真源啊,比你大一个年级,就是初三那个次次考年级第一的学霸。哎怎么,你看上人家啦??”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再理会贺峻霖,但却一直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张真源,张,真,源。

    “嘿肥仔,你又神游天外了?”敖子逸的叫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着敖子逸一脸谄媚的笑容,我就感到大事不妙。
“说吧,有什么事情又要拜托我?”

    “嘿嘿不愧是我的助手,真聪明!”敖子逸狗腿地为我拉上衣服拉链,“你看天气这么热,就麻烦您老帮我们跑跑腿,下楼买几杯饮料吧?我要冰镇可乐。”

    靠,你是知道我没法拒绝吧,连饮料名都报上来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一看到他那双乌黑如小狗般的眼神我就心软了。(逸:肥仔你给我等着。)

   剩下的两人也围了上来,脸上的谄媚简直跟敖子逸如出一辙:“嘿嘿肥仔,顺便帮我们也带回来吧?谢谢了哈~一杯橙子凉茶。”“肥仔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一杯香草奶昔谢谢~”

   没办法,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只得在心里骂了句mmp并附赠了个白眼,火烧屁股般下楼了。

——————————————————————————————  
   贺峻霖见宋亚轩跑远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三人共同对一个备注叫“我真的不圆”的人发了条语音消息。

我要章鱼烧:    “涨工资加油哈,你的小漂亮已经被我们诱拐到楼下了,接下来就看你的造化了哈。”

我真的不圆:   “不愧是好兄弟,谢了!”

我要章鱼烧:    “兄弟一场谢什么,我的三盒章鱼烧,阿程哥的两斤橙子还有球哥的四个柚子别忘了哈。”

——————————————————————————————

   “姐姐,来一杯冰镇可乐,一杯橙子凉茶,一杯香草奶昔,还有......”
   
   “一杯蓝莓冰茶。”
   
   两个好听的声音同时在饮品店里响起。

   我讶异地抬起头,却正好对上一对摄人心魄的丹凤眼。那眼神纯澈,宁静,像蓝莓冰茶般让人心安。

   我感到自己的脸正在逐渐变得滚烫,心脏以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的频率疯狂跳动着,灼热的呼吸令我不能忽视掉。

   这场面真的很尴尬,尤其是在男神面前。

   我期待着张真源率先开口,可他一动不动,似乎还沉浸在惊讶之中,一副要与我抗争到底的样子。

   没办法了,我率先开口:“那个张真源学长啊,你也喜欢这家店啊?”

  张真源这才缓过神来:“哎?我记得你,你叫宋亚轩对吧?比我小一个年级。我也喜欢蓝莓冰茶呢。”

   哎?哎哎?exm?男神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幸福来得真突然。

    我的表情肯定特别智障,张真源默默盯了我好久,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亚轩学弟你真可爱,请你喝饮料吧?”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