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温茶与木槿花(九)

09.

宋亚轩真正决定联系他的爸爸,是在我和他说我会在大学里等他以后。

我看得出,他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急切地渴望着在自己的未来里会有对方的存在。他即将升入高三,和我考入同一所大学是目前来看实现这一愿望的最好途径,而他也有无限的可能能够完成它。

终于,在一个余晖散尽的黄昏,他拿起我的手机打给了他的爸爸。电话接通以后,他只喊了一声“爸”,那个中年男人竟然就在电话里哽咽了起来,拼命地和他道歉认错,低声下气地乞求他快点回去。

我轻拍着宋亚轩的脊背,看着他的眼圈一点点地泛红,然后断断续续地回应道:“我在这边很好,我很快就回去……我回去以后,会去上学。”

最后,他们约定好,一星期以后,他的爸爸来接他回家。宋亚轩本不想回去那么早的,但作为高三生,他开学的日子的确在逐渐地迫近。而我所剩的假期还很漫长,也答应了爷爷要陪满他两个月,便不能和他一起回去。

宋亚轩背熟了我的手机号,说回去以后一定第一件事就联系我。可临行的前一晚他还是不放心,又给我写了一份他家所在的地址,叮嘱我如果电话联系不上他的话要记得去找他。

说来也可笑,他离家出走不仅没有带手机,而且还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码。他十分懊悔,生怕我联系不上他。我揉着他的头发傻笑着看着他,提醒他不要忘了我这里还有他爸爸的联系方式。

虽说很快就会再见,但是那时一想到他天一亮就会离开,我就鼻头发酸。爷爷也很舍不得他,夜里还爬上楼来敲门,扯着宋亚轩的手反复叮嘱了好半天,叫他以后有时间常来看看他,叫他以后学着多说话多笑,还说楼上的房间会一直给他留着,随时欢迎他回来。宋亚轩的心特别软,看着爷爷苍老的样子一下子就难过得不行,在爷爷下楼以后躺在床上搂着我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别哭,我心疼。”我捧着他的脸给他擦眼泪,末了凑过去吻了吻他,他才抽噎着勉强安定了下来。

“真舍不得走。”他摸了摸我的脸,语气悲伤。

我握住他的手,轻声道:“回去以后好好学习,开开心心的,就想着以后都会有我陪着你……你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你有我。”

他吸了吸鼻子,乖巧地点点头,然后眨了眨哭红的眼睛,贴上来亲了亲我。然后他像往常一样抱紧了我,闭上了眼睛。

“明早还有温茶喝吗?”他闭着眼睛开口问我。

“有。”我答道,见他的嘴角登时就弯起了弧度。

“你一定要照顾好那些木槿花。”他孩子气地咂了咂嘴。

“一定会的。”我蹭了蹭他的刘海,“我会对它们很好,就像对你一样好。”

他没再作声,或许是睡过去了,又或许是想用此刻的静谧来告知我,他有多安心。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