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温茶与木槿花(八)

08.

真正在一起以后,我试图治愈宋亚轩的心疾。

我很喜欢他,是想要和他一起走下去的那一种喜欢。这和我第一次见到他那天情不自禁地想要去保护他的感觉别无二致。

我报考了本市的一所比较著名的大学,又幸运地在一个雾蒙蒙的清晨里收到了通知书。自那以后,我开始试探着鼓励宋亚轩和他的爸爸取得联系,毕竟他已经离家出走了这么久,他的爸爸应该很担心。而除此之外的那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已经看到——在我们两个之间,有未来可言。

宋亚轩却总是固执地摇摇头,然后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再理人,我只得不再说下去,环住他的肩膀再把人一点点地哄好。

他不再站在二楼的窗台偷看我侍弄木槿花,而是光明正大地站在了我的身旁,举着一个花洒,歪着小脑袋瓜浇水,认真得不得了。早上我起床泡茶的时候,他也会早早地起来,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我,然后支着下巴和我一起等待热茶变成温茶。

经过那个打雷的夜晚,宋亚轩就住进了我的房间。而他原本住的那个房间里,被他打碎的兔形储钱罐的瓷片已经被我打扫得一干二净。我记得他说他的妈妈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里去世的,我想,这也是他在同样可怕的雨夜里失控打碎妈妈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信物的原因吧。

宋亚轩的睡姿还是很没有安全感。虽然不再像之前那样蜷缩起来,但是总会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小身子和我贴得不留一丝缝隙,小脑袋瓜埋进我的胸膛。每次一见这副场景我就会非常心疼,把他捞出来亲几下脸颊,让他感到安心一点。

接吻也是有的。因为我们两个在这方面都比较呆板 ,若不是真的情动谁也羞于主动。但宋亚轩或许是真的非常喜欢我,那般腼腆的一个人,却时常在我铺被子的时候从旁边冒出来,掰过我的头慢慢地亲上来。那种感觉,真是心动得窒息。

于是我也不再拼命按捺自己的心动,有时会在他在院子里弯腰捡木槿花瓣的时候从他的对面悄悄走过去,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凑过去在他的嘴角上轻轻亲上一记。他脸红起来十分可爱,慌乱地左右张望爷爷的身影,在看到爷爷安详地睡在摇椅上以后才捂着小苹果一样的脸长呼一口气。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这份爱情很特殊,特殊到那时必须沦为一个隐晦的秘密。但我们两个对对方的心意有多诚挚和炽热,彼此都能轻易地感知到。

作为房客,他爱上了他的小房东。

而作为小房东,我爱上了我的房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