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温茶与木槿花(七)

07.

喜欢我,大概是宋亚轩做过的最勇敢的事情。而把这件事情讲给我听,便是他做过的比勇敢更勇敢的事情。我又何其荣幸,所遇见的他,如此勇敢。

当晚,宋亚轩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他窝在我的怀里,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大抵是因为已经太久没有开口讲那么多的话,他语言逻辑有些混乱,也时常讲着讲着就停了下来,但我还是听懂了他断断续续地叙述,无一遗落。

宋亚轩的妈妈在生下他以后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此后的十几年里一直神志不清,宋亚轩小时候一直和妈妈生活在一起,所以经常见到她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或是搬着一个凳子去阳台,踩在上面,半个身子都露在窗外。他甚至见过妈妈生理期的时候躺在床上,身下是大摊的鲜红。

他很害怕,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失去了哭的本能,只会木讷地旁观这一切。后来他的爸爸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确定他患上了儿童自闭症。

他的爸爸后来有了别的女人,在他的妈妈病情好转的那年,他们离了婚。宋亚轩被判给了爸爸,妈妈去和外婆一起生活。爸爸组建了新的家庭,给他添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弟弟,他经过治疗也逐渐可以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去学习和生活,但那儿时的病灶却始终都蛰伏在他的身体里。

今年他快满十七岁,即将升入高三。四月末,他的外婆突然因病去世。就在爸爸和舅舅商议着该怎样安顿妈妈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独居在外婆家的妈妈离世的消息。外婆去世以后,妈妈停止了服用抗抑郁的药,决绝地吞下了一整瓶抑郁症患者可用的安眠药,穿着年轻时候的百褶裙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选择以这种方式来维护她最后的尊严。她走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黑色的夜空里雷电交加。

也就是在得知这个噩耗的当晚,宋亚轩崩溃了,那个蛰伏在他身体里多年的病灶,终于演变成了恶疾。

他变成了和妈妈一样的人。不去上学,不和任何人讲话,不吃也不喝,整天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后妈每天都会和爸爸抱怨他的儿子有多难管。爸爸很无奈,但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时常工作归来去厨房里煮粥,然后端到宋亚轩的房间喂给他。

宋亚轩是打心底里恨爸爸的,因为他认为,是爸爸对爱情的不忠与不负责害死了妈妈。可那毕竟是他的爸爸,他无法抗拒他对他好。

他从小就缺失了太多应得的关爱,所以全世界唯一能够制服他的,也只有爱。

五月末的一天早上,爸爸来喂他喝粥,然后开口劝他去上学。他摇了摇头,却没想到爸爸突然把碗砸在了地板上。一直很有耐心的爸爸指着他的鼻子大吼:“我告诉你,你不要和你妈一样折磨我!”然后拂袖离去,一整天都没有再来看他,晚上也没有来喂他吃东西。

他饿着肚子蜷在床上想了一整夜,意识到爸爸已经厌烦他了,那么他便不应该再继续像这样赖在爸爸的家里。

于是第二天凌晨三点,他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带了一些钱,把小时候妈妈离开这个家之前送给他的兔形储钱罐也一并带走。出门以后他登上了一辆驶往城郊的大巴,上了车以后就倚在座位上睡了过去,一觉醒来时车已经来到了终点站。

他不得不下了车,站在不再繁华的城郊有些茫然,忽的看到了爷爷立在路口的那块招房客的木牌。于是,他忐忑着走进了爷爷的院子,支支吾吾地表明了他的来意。爷爷很喜欢他,也的确想给自己找个人作伴,所以收了他很便宜的房租,甚至负责了他的一日三餐。

爷爷让他感受到了关爱,所以他便放下戒备住了下来。他对爷爷的收留心怀感恩,虽然还是不爱言语,但总是帮爷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他想,等他把带来的钱全部花光了,他就去找他的妈妈。他一直心怀着这种想法,直到他遇见了我。

“你像……”他窝在我怀里闷闷地开腔。

“嗯?”我亲了亲他的发顶,低声问,“我像什么?”

他突然仰起脸来冲我笑:“像温茶。”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笑。他笑得人畜无害,眼微微眯起来,里面星光灿烂,嘴唇的弧度恰到好处。

“亚轩……”只哑着喉咙唤了他一声,我忽然鼻子一酸,眼前氤氲一片,“你笑起来……真好看。”

也有温热的液体从他的眼角缓缓流出,他摸了摸我的脸,没说话。而我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决堤而出的情感,不顾一切地吻住了他。

他丝毫没有挣扎,像只被驯服的小兽,而我就是那个俘获了他的猎人。我抱紧他冰凉的身体,想要把身上所有的热量都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他。

他的嘴唇真柔软,柔软得,就像我们此刻的心情。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