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温茶与木槿花(四)

04.

宋亚轩很少和我讲话,但我并不在意,想着只要他不抵触和敌视我就好。

就这样,我在爷爷家住了一个星期,我们一直相安无事。某天我去喊他吃饭,猜他应该在睡觉,便没有直接敲门,试探性地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没有想到门竟然没锁。

以前只有他和爷爷两个人在家的时候他都会把门反锁,然而当我住进了他的隔壁,他却开始不锁门了。我有些激动,因为我隐约地认知到——是我的存在,给了他安全感。

我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了他的房间。他还在睡着,那睡姿却令我一阵心疼——膝盖蜷起来,身体躬着,缩成小小的一团,窝在被子里。

我一步步走近他,余光瞥见他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瓷制的兔形储钱罐,我记得爷爷家原本没有这件东西。他还真是孩子气,这样一个普通的物件还随身带着。

见他眉头蹙着,我缓缓伸出手,想要帮他抚平。我总觉得他不该是这副难过的样子,也总是想象着,他要是笑起来,该有多好看。

他睡得很轻,我一动作便悠悠转醒。眼睛还没睁开,他就警觉地攥住了我的手,摸索了几下以后或许意识到是我,才安稳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辨认出这是我的手的。可能是掌心的温度,亦或是骨骼的轮廓。他两只手攥着我的手安心地咂了咂嘴,然后睫毛动了动准备继续睡。看到这一幕,我忍俊不禁,但同时心里也有一阵酸楚霎时涌了上来。

我并不知道他的故事。但就在那一刻,有一种心情在我心中无限地明晰膨胀起来——

我想在这短暂的两个月里无限地对他好,尽我所能。如此,才能不辜负他对我的这份相信。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