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温茶与木槿花(三)


03.

按理说,二楼被宋亚轩租下了,我本应和爷爷在一楼一起睡。但一楼只有一个房间,我怕会挤到他老人家,影响他休息,而刚好二楼宋亚轩的隔壁有一个空余的房间,我便试探性地问他我可不可以住进去。他当时转了转黑黑的眼珠,然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竟没有半点的不情愿。

他好像已经可以接受我了。真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孩,别人对他好一点,他就再不设防。我已经可以猜的出,他一定是经历过某些很糟糕的事情,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但我现在还不可以问他,我需要耐心地等,等到他愿意开口同我讲。

我很喜欢喝茶,这大概是儿时受了爷爷的影响。但我的口味又很挑剔,不是挑剔在茶的品种上,而是挑剔在茶的温度上。

我认为,若是在水沸时泡茶即饮,茶叶还没有来得及被浸泡出应有的味道;茶水放冷再饮,如同饮苦水。只有在茶水的温度刚刚好的时候,才能品出真正纯粹的茶香。

所以,来到爷爷家以后的每天清晨,我都会早早起床,从大厅的储物柜里拿出爷爷的茶盒,烧水泡出一壶乌龙茶。大约放将近十分钟,茶就到了我所度量的最佳饮用时间,而那时楼梯上就会传来宋亚轩窸窸窣窣下楼的声响。他总是揉着惺忪的睡眼慢吞吞地往下走,在看到我以后收回手,然后冲我眨眨眼睛,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我就会弯起眼睛冲他笑,招手示意他过来,等到他犹豫着小步挪到我身旁的时候,递到他手上一杯温茶。他就会顺从地双手捧着茶杯一点一点地慢慢喝下去,自始至终目不转睛地望着我,像极了饮水的小鹿。每次看到这样的他,我的心总会不自觉地变得柔软起来。

喝过茶以后,他就会噔噔噔地跑去洗漱,然后去厨房里生火热粥。这时候爷爷晨练归来,也同样乐呵呵地饮上一杯温茶。

一杯温茶,让我们清醒起来,也温暖起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