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转载&温茶与木槿花(一)

-------------------------------------------------------------------------------------
po主的话:

TO小可爱们:

这篇文转自凯源吧,作者依然是慕川霖大大,文风还是一如既往地小清新【捂脸】特别鸣谢慕川霖大大!
好了废话不多说,住小可爱们使用愉快~

-------------------------------------------------------------------------------------

《温茶与木槿花》[短完]

00.

请问你曾经在这里见到过宋亚轩吗。

01.

我叫张真源,人生乏善可陈。

我刚刚经历了高考,不知道会被命运安排去往哪一个城市,只怀着一份随遇而安的心情。

趁着夏日漫长,我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从市里来到了城郊。我爷爷的家就在这里,在这个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的地方。

爷爷家的二层老砖楼,壁上已是一片斑驳,瓦片也不再那么整齐,历经了这么多年的风雨,到底还是显示出了沧桑的样子来。

推开院门,“吱呀”的一声道出了这扇铁门的年头已久,我踏进院子,一院的花香瞬间就捊了我满身。我眯眼望望,瞧见楼底花坛里的簇簇木槿开得正好。

奶奶去世得早,那以后爷爷就喜欢侍弄些花花草草,如此才不至于那么寂寞。他也养过狗,是一只很温顺也很忠诚的土狗,只可惜命不长,兢兢业业地守了两年的门,突然就死了。老人家伤心了好一阵子,再也没提过养狗,专心侍弄起他的花草来。

爷爷年事已高,前几年搬到了一楼住,于是二楼就空了出来。想过租出去,这样也好有人和爷爷作伴,然而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客。路边那块爷爷用毛笔蘸着墨水在上面写了“此房二楼出租”的木板,在那里摆放了好几年,如今上面也已经字迹模糊。其实想想也是,现在这个年头,还会有谁愿意住在这样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呢。

走进屋里,我看见爷爷正在他的老躺椅上看书,看的又是那些政治方面的旧史。见我来了,他摘下老花镜,揉着太阳穴冲我笑,挤出了满脸的皱纹,声音也苍老了:“源源来啦,住多久啊?”

我放下包,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来,扶着他的膝盖笑道:“陪您两个月,什么时候开学什么时候走。”

毕业以后,别人大都外出旅行,背着行囊去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而我却只想尽快地赶来这里,赶到爷爷的身边。平日里忙着上学读书,我很少有时间来看他,而老人家的时间又是最宝贵易逝的,我必须好好地陪一陪他,这样以后回想起来才不至于满心悔恨。

“源源啊,”爷爷突然唤我,“我招了一个房客进家。”

我怔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爷爷眯了眯眼睛回忆道:“五月末的时候吧,在这儿住了也有半个多月了。”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好不好?”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爷爷年迈独居,身边可留不得不三不四的人。

“好好好,”爷爷满脸赞许地点头,“小娃娃长得白白净净的惹人喜爱,也有礼貌,平时我做饭的时候总来给我打下手,就是平时安安静静的不怎么出门,说话少得我差点以为他是个哑巴,脸上也总郁郁寡欢的……我也没问过他是从哪里来的,我猜,应该是个搞艺术的年轻人吧。”

“他现在在哪里?”我站起身,“我想去见见他。”

爷爷伸出手指向着天花板指了指:“在楼上。”

踩着陈旧的木质楼梯,我向楼上走去,拐角处那扇紧闭的房门离我愈来愈近。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在我的生命里,正有什么东西要开始发生改变。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