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风筝与白衬衫(七)

 

07.

 

张真源果然没能放飞那个风筝。

我说:“你看,它不让我去找你。”

他沮丧地蹲下身来,把脸埋进臂弯里低吼:“为什么我们的事情要由一个风筝来决定!”

我在他面前蹲下来,到底还是红了眼圈:“张真源,连风筝都要你放弃我,你还不放弃吗?”

“你知不知道,我早就不喜欢你了。”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颤抖,“我他妈的……爱你啊。”他从臂弯里抬起头看我,眼里是一种令我难以招架的哀伤,以及我从未见过的坚定。

在听到“爱”这个字眼的那一瞬间,我憋眼泪憋得呼吸困难。

我现在是要把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爱我的人从我身边赶走吗?

是的。我正在做这件事。

我努力对那句话置若罔闻,一字一顿地继续问道:“你要放弃吗?”

“不要。”他闭上了眼睛,“我做不到。”

“可我要放弃你了。”我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和你在一起……我很累。”

 

 

我们回到街口的时候,街上已经热闹了起来。来来往往的车辆与行人,路过各自的人生。

一路上他没有再牵我的手。

我向他道别,然后转身向舅舅家的方向走去。

“宋亚轩。”他在我身后喊住我,声音沙哑落寞。

“嗯。”我应道,泪水瞬间就模糊了视线。

“你今天穿白衬衫……很好看。”他轻笑。

“嗯。”我应道,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

“我会在那个城市里,等风也等你。”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又露出了那副执拗的表情。

而我却没有做声,因为我怕我会哽咽。我缓缓地向前走去,腿有些软。

“宋亚轩!”他突然大喊我的名字,在这条喧闹的大街上,“我爱你!”

我已经泪流满面,却终究没有转过身来看他,而是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在冗长的时光里,我自己都不再爱自己。而你的出现,那样仓促却又不缓不急地再次教会了我爱,与被爱。

谢谢你,张真源。能被你这样好的一个人爱过,我何其荣幸。

我爱你,张真源。除你之外,再无他人可以如此轻易地占据我的心脏与脑海。

在我所有的记忆里,除却痛苦,尽是你。

 

 

八月中旬,张真源离开了这个小镇。

那一天,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睡了一整天,故意错过了去火车站送他的时间。

只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枕巾是潮湿的。

此后的人生里,我又将做回一个孤独的人,扮成刺猬,让每一只打向我的手都流满鲜血。

此后的人生里,我又将做回一个无人问津的无爱之人。

张真源,你要好好地生活。或许未来的你会在某一天里突然发觉现在的你是多么地幼稚可笑,会突然认识到喜欢我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你会幡然醒悟,原来,爱我只是一时冲动。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