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风筝与白衬衫(五)


 

 

05.

 

张真源在那个小巷尽头找到我的时候,我正蜷缩着坐在墙角。

我的身边,是那把带血的匕首。我的衬衫右肩膀处被撕坏,扣子也被扯掉了好几颗,我的头发很乱,身上还有血迹。

现在的我,很狼狈,是我最不想让他看到的样子。

天已经黑下来了,让我们看到彼此的是附近人家的灯光。

他蹲下来,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别看我。”我有些局促地扭过头去。

“喜欢怎么可能忍住不看。”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好喜欢你。”

我拼命地摇头,眼泪都快被甩出来。

直到张真源伸手把我揽进怀里,我才安静下来。

“为什么摇头,难道你不想让我喜欢你。”他轻抚我有些颤抖的背,叹了一口气,“亚轩,哭出来。”

“我这么不好,你怎么还是喜欢我啊。”我终于哽咽着开口,声音干涩,“你是傻吗。”

“你哪里都好。”他侧头亲了亲我的耳朵,“怎样我都喜欢。”

闻言我终于崩溃般地在他的怀里哭了出来,像一个迷路好久以后找到家的孩子。

我如此罪恶狼狈,张真源依然不肯放弃我,依然愿意拥抱我……我何德何能。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地说着“怎么办,他们弄坏了我的白衬衫,他们弄脏了我的白衬衫”。

而张真源只是抱我抱得愈来愈紧,不停地在我耳边极有耐心地安慰。

他说:“没关系,我把我的这件送给你。”

他说:“你穿白衬衫最好看了,像天使一样。”

他说:“宋亚轩你就是我的天使,是你让我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张真源,你才是我的天使啊。

是你,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绝望的边缘救赎。

是你,在全世界都要放弃我的时候,选择喜欢我。

是你,总是在我最狼狈不堪的时候用你怀里的体温让我感知到,冬天就快要过去了。

 

 

那个被我刺伤的人狮子大开口地向我索要一笔数额很大的赔偿费,以此作为不报警的条件。

舅妈坚决不掏钱,她说凭什么她要给这个小兔崽子擦屁股,她说就让我去坐牢好了正好省下了家里的大米。

然后舅舅发了我住进这个家里九年来的第一次火。

他冲舅妈大喊:“你揣了我妹妹家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清楚!亚轩这孩子什么品质你也清楚,这么多年你打他骂他他还过一次手回过一次嘴吗?他明年也要读大学了,你要他去坐牢你这是要毁了他吗?你的良心是让狗吃去了吧?”

舅妈气得浑身发抖,砸碎了手里的茶杯,却因为理亏,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最后舅舅逼着舅妈拿出了钱,了结了这桩事。而此后,舅妈看向我的眼神里,就又多了几分怨恨。

 

 

七月初我得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张真源高考正常发挥,果真考得超级好,被知名的T大录取了。坏消息是张真源一家即将搬离这个小镇,到T市定居,不再回来。

其实张真源本来就不是这个镇上的孩子。他的爸爸多年前是T市一家大企业的董事,但后来因为生意上被人算计损失惨重接近破产,这才卖了公司举家搬到这个小镇寻找新的机遇。

经过这几年的打拼,他的爸爸凭着过人的商业才能又积蓄了不少可以用来东山再起的力量。这次,张真源考入T大,他的爸爸也正好要在这个时候回到T市拿回公司。

所以,张真源,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喜欢我的人,他就要从我的生活里走掉了。

一切都很突兀,就像他当初突然骑着单车闯入我的视线里一样。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