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风筝与白衬衫(四)

 


04.


 


我和张真源算是在一起了吧。


谁都没有表态没有说明,但我们之间的关系自他来找我那晚以后的确发生了改变。


每天早上他会照常在街口等我,亲亲我的脸颊,然后牵着我的手一起去上学,到人多的地方就会自觉地松开。


每天放学他会跑着出来,看到在校门口乖乖等他的我笑得特别满足。有时他会拉着我拐到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然后把我抵在墙上吻我,依旧是温柔得不得了的亲吻。


我终于不再打架,失去了一个混混应有的痞气,在他面前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个安静乖巧的男孩。这真的不是伪装,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那就是他不知在何时改变了我的脾气秉性。或者说,他让我变得更像过去的自己。以前一起混的那些人有时会找来,但即使被他们骂是“怂蛋”,我也不和他们走。


因为张真源马上就要高考,我并不缠着他,甚至每天都会赶他快点回家去学习,告诉他如果成绩下降就不要再来见我了。我是真的很怕自己的出现影响了他的人生,怕他因为我而变得不会发光了。


 


 


六月,初夏,张真源高考。那天我休假,但我起得很早。


我穿上了遇见他那天穿的白衬衫,没有吃早饭,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然后我看到了张真源和他的父母,就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张真源今天也穿了白衬衫,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的那件。


在公交上,他看到了我。我冲他眨了眨眼睛,他看到后冲我点了点头,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我随着入场考生一起混进了校园,跟在张真源的后面。脱离了他父母的视线范围以后,我挤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角。


他回过头来看见我,满脸的喜出望外。他把我拉到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在树荫里俯身亲了亲我。


“有信心考得超级好吗?”我问他。


“本来没有,但是你一来我瞬间就信心爆表了。”他捏了捏我的耳朵,露出酒窝傻笑。


“加油。”我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我在校外等你。”


“好。”他抱了抱我,清新的皂香涌入我的鼻孔。


“我是装作考生混进来的,现在要赶紧出去了。”我吻了吻他的面颊,从他的怀抱里钻出来,转身就跑。


跑了一段路,再回头看,他正微笑着站在校园的小路边冲我挥手。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晕,那画面是我一生所见中最美的场景。


“张真源加油!”不知是打哪儿来的勇气,我转过身来倒着跑,双手括在嘴边大声喊出这一句。周围有很多人看向我,我也全然不在意,眼里只剩下了这一个白衣少年。


“谢谢亚轩!”他也像我一样双手括在嘴边大声喊道,然后向上拽了拽单肩包,转身走入了更加明媚的阳光里。


我的眼眶突然又矫情地有些湿润。


我的张真源,他怎么这么好。


 


 


第二天,我看着张真源走入了最后一科的考场。


还有两个小时,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牵着他的手疯跑,不用再顾及时间。


可我没有想到,穿了那天的白衬衫,我居然会遇到那天把我打得瘫在路边的那群人。


“听说,你不打架了?”为首的那个男生把我逼进墙角,语气里满是戏谑。


“不打了,没意思。”我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恶心。


“哎呦,装什么高清。你是看上了那个书呆子,想装孙子了吧?啧啧,宋亚轩,真没想到你好这口啊。”他又上前一步,“也对,像你这样长得白白嫩嫩的,本来就是个娘们儿。”


“闭嘴。”我狠狠地推了他一下,把他推了个趔趄,“我本来就比你们这些人干净。”


“你他妈的找死!”我的不屑激怒了他,“今天老子就让你不干净!”


然后他就扑了上来,想要扒我的裤子,被我一脚踹开。撕扯间,他弄坏了我的白衬衫。


我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把军工匕首,以前我从来没有让张真源发现过它的存在,但此刻我挥舞着它对那几个逼近的人声嘶力竭地吼道:“滚!不然我杀了你们!”


他们全然不在意。他们四个人对付我一个,不像那天我的身边还有其他人,而且他们又个个都比我高大威猛许多,怕我什么。


直到,我的匕首刺入一个人的腹部。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