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风筝与白衬衫(三)

03.
我没想到张真源会在晚上十点来找我,在我对他避而不见整整两个星期以后。
他站在舅舅家楼下,大声地喊我的名字。
他喊,宋亚轩,你下来。
一遍又一遍地喊,直到最后尾音都变得沙哑。
他现在高三,还有三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这么晚他不在家里复习,跑来这里吹风?
夜里的风里总是带着很清晰的寒意。张真源身体不好,难道他就不怕生病吗?
我屈膝坐在床上,听着窗外的叫喊,思绪纠结紊乱。心脏狂跳,充斥着对他的担心和对自己的克制。
舅妈从她的卧室里冲出来恶狠狠地砸我的门,用尖利的声音怒吼。
她说,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会儿邻居都要找来了。
她说,宋亚轩你这个小兔崽子就知道惹麻烦,你怎么不去死。
还好她的儿子去了外地读大学,不然她们母子一定非要冲进来和我打一架不可。
最后舅舅从房间里走出来把她拉了回去。
他们安静以后,我穿着睡衣,只披了件外套,就走下了楼。
路灯的光是银白色的,洒在张真源的身上比月色还冷清。
他站在单元门口,表情执拗。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本来抿成一条线的唇弯起了弧度,继而孩子般地笑出了酒窝。
他欣喜地走上前来,两只手扣住了我的肩膀,支吾了半天才满脸通红地憋出一句:“你、你终于肯见我了。”
语气如此笨拙,哪里还是那个议论文写得超级棒的张真源啊。
看着他的脸,我忽然有些情难自禁。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努力装作十分冷漠地挣脱了他的手。
谁知道他却急了,突然把我抱在了怀里。
“亚轩……”他这样叫着我,把脸埋在了我的肩窝里,语气委屈落寞,“别这样对我。”
“张真源……”我本来想推开他,手却不自觉地覆上他的背。
“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伤害到你了?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在别人对你指指点点的时候保护好你,没有和你一起打架还总是阻止你?”张真源收紧了揽住我的腰的手臂,“对不起……我知道你小时候受过伤害,现在我又做得这么不好。”
“没、你没有。”我突然也有些语无伦次,“你没有伤害我……是我、我怕自己伤害到你……我、我是个混混,会带坏你。”
“不会。”张真源直起身来,捧住我的脸,大拇指在颧骨处温柔地摩挲两下,“我喜欢你。”
话毕,在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时,他颔首吻住了我。
像是一道惊雷在脑中炸裂,在双唇相贴的那一刻。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张真源因紧张而颤抖的睫毛,大脑一片空白,任他圈着我小心翼翼地亲吻,动作生涩。唇上的触感难以言喻,他轻轻托起我的下颚,像是对待一件珍宝。
他是真的喜欢我吧,不然为什么他的吻这样轻柔。感受到他的呼吸扑在我的脸颊上,我忽然很想哭。原来,被喜欢是这个感觉啊,陌生又熟悉。
最后,他放开了我,抿起嘴唇观察我的反应。看到我发红的眼圈,他一下子就慌了。
他孩子气地用袖子擦我的嘴,一边擦一边低声下气地道歉:“亚轩对不起,我没控制住自己……吓到你了吧,你别怕……我知道这样很变态,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袖子脏死了。”我别扭地躲掉他的手,吸了吸鼻子,低下头不再看他。
“你以后……是不是都不会再理我了?”他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摆,最后懊恼地挠了挠头,试探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抬手环住他的腰,一头栽进他的胸膛。
“张真源。”我听见自己声音哽咽地说,“你怎么可以在我努力不再喜欢你的时候告诉我你喜欢我。”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