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风筝与白衬衫(二)

02.
张真源最终还是没有找回他的自行车,被他的爸爸狠狠地骂了一顿,但他却是救活了我。
那天他把我背回了他的家。他脱下了我身上的脏衣服,给我换上了他的衣服,上面有满满的皂香。
他替我在每个伤口上都擦了药,最后让昏睡的我睡在了他的床上。
那一晚,躺在张真源 的身边,即使发着高烧,我依然睡得特别好。夜里张真源起来了好几次,替我换掉敷在额上的湿毛巾。朦胧间我能感觉到他的掌心覆上我的额头,试探我退烧了没有。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却已经离得那样近。
张真源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啊,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会如此温柔相待。能够遇到他,我想我大概是耗掉了毕生的运气。
我伤得很重,足足养了一个月才基本恢复。
在那期间,我和品学兼优的张真源为了朋友,虽然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从未认为那些和我一起打架的地痞可以算得上是朋友,所以张真源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此前我从未见过张真源,可我们竟然在同一条街上住,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缘分这东西,总是玄之又玄。
我依然打架。但每次刚刚开始或是打到一半张真源就会杀出来,抓起我的手腕带着我扭头就跑,无论我怎么挣扎他都不放开。
他比我高一级,读高三,明年的六月份他就要参加高考了。
而我的出现,似乎是打扰了他的生活。
张真源的爸爸并没有给他买新的自行车,所以每天放学他都和我一起乘公交回家。
于是就有人用费解的目光看向我们。他们大概是十分诧异,为什么那样优秀的张真源会和我这个失足少年走在一起。
那时候我就会把头垂得低低的,完全没有了打架时全然不惧的气势。
其实我只是爱打架而已,虽然有些极端,但这是我保护自己的方式。我必须让自己看起来很不好惹,才能不被惹。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早恋,甚至成绩还能保持中等。我知道就算是这样我依然很差劲,但我并不是个坏人啊。虽然我早已经从兔子变成了刺猬,但我怎么会伤害对我又好又温柔的张真源啊。
那时张真源会伸手揉揉我的头发,然后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亚轩,别怕,抬起头来。”
我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双狭长的眼眸。
心跳不自觉加快。却好像没有由来。
我喜欢张真源。
几个月以后的某一个瞬间,这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只一瞬,我便吓坏了自己。
宋亚轩啊宋亚轩,你他妈的真是个心理变态的疯子,居然喜欢上自己的兄弟。
狠狠地骂过自己以后,我开始躲避张真源。我不再每天准时跑到街口和他一起去上学,不再每天在学校门口等他放学,不再翘课去看他在体育课上打篮球。
张真源那么好,我不能让自己已经愈发偏离正轨的人生影响到他的,所以我不能再和他走得那么近。
因为我似乎已经快要控制不了自己对他荒唐的感情。我不能伤害他,也不能耽误他。
因为我终于认识到自己真的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人。我不仅是个只知道打架的小混混,我还是个令人恶心的同性恋。
这样落拓的我,怎么配和温润如玉、连走起路来都在发光的张真源站在一起。
我怎么配,经过他的人生。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