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榕树与纸飞机(六)


下了天台以后,我和宋亚轩去了离家很近的一个煮面的小摊。虽然小摊是露天的,但是盛装在白色瓷碗里的面条看起来很干净,而且我和宋亚轩都很喜欢那家小面的味道。
我吃得比较快,所以决定去街对面买一个烤红薯来给宋亚轩吃。我现在的确很穷,但我真的很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宋亚轩塞了满嘴的面条,鼓着脸颊按住正要起身的我,拼命地摇头,含糊不清地说他不想吃。
我笑,拍了拍他搭在我手臂上的手:“没关系,我今天挣了钱的。等你回T市以后就很难再吃到了。”
他突然安静下来,默默地收回了手。他把头压得低低的继续吃面,一张脸快要埋进面碗里。我知道他一定是又在难过了。
等到我捧着包好的烤红薯走向面摊时,看到宋亚轩的周围站着三个人。
好像是因为宋亚轩伸出的腿不小心绊倒了其中的一个,触到了他们极低的怒点。我认识他们,他们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地痞无赖,镇上几乎人人避而远之。
为首的那个人扯起宋亚轩的衣领,几乎要把他拎起来。宋亚轩却无所畏惧,面色波澜不惊,不动声色地把还没吃完的半碗面扣到了对方的头上。
对方被淋得一缩脖子,骂了一句娘,冲着宋亚轩抬起了巴掌。我急忙冲过去,猛地推开了他。
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打架,可第一次就是和三个人。为了一条可笑的导火线,而且并不是为了我自己。
但我还不算狼狈。我平时的确是只知道读书,但我时常在周末的时候去做苦力赚钱。常年累月,我的力气被磨练得特别大。所以在当时我虽然挨了好多个拳头,却和他们三个打了个平手。
早些年里,曾有无数个人无数次地在我的背后议论与指点,但我从未有过想和他们打上一架的冲动。我想,我是个读书人,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想,他们说的那些,不都是事实吗。
而这一次我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愤怒,像一只发了疯的狮子,恶狠狠地冲向他们。我想,我要保护宋亚轩,我不能让他受到委屈。我想,这样的人凭什么用他的脏手去碰宋亚轩的衣领,他一点也不配。
宋亚轩几次想要冲进来帮我,但都被我拦了回去。直到有一次,混乱之中我没能顾及他。他被其中的一个人用力地推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他摔得很重,不知是摔到了哪里。我回过头来看他,只看到他平躺着,手臂无声息地坠到了地上,随即再一动未动。
他们三个见状都停下了动作,其中一个人对为首的那人说:“哥,我看咱们还是先撤吧,万一那小子摔死了咱们可就惹上麻烦了!”
他们逃得特别快,看起来像是我们赢了。然而,事实却是,我并没有保护好宋亚轩。
宋亚轩静静地躺在冰凉的地面上,面色比衣衫还要苍白。我走到他的身边,每一步都很无力。等到我颤抖着双腿蹲下身拉起他的手时,终于有温热咸湿的液体涌出眼眶。
“亚轩……摔到头了吗……”
我握紧他的手,拼命地压抑哽咽,让自己看起来还是那副无坚不摧的样子。但如今,面对毫无生气的宋亚轩,我所有的坚强都溃不成军。
就在这时,被我攥紧的那只手突然轻轻地捏了捏我的。我看向宋亚轩,正好对上他充满歉意的眸子。
我诧异地看着他。他坐起身来,咬了咬下唇:“我是装的……想要吓跑他们。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难过,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我也不是故……”
话未说完,我已将他揽进怀里。
我长到这么大,早已经历过生离死别。我至今仍然记得那时妈妈虚弱地躺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束手无策。在妈妈离开以后,我发誓不要再让我所在乎的人受到任何伤害。此前在我的生命里并无这样一个人存在,而现在,我的心脏里有了宋亚轩。
我抬手一下又一下地抚着他瘦弱的脊背,过了好久才沉声开口道:“没受伤就好。”
你有多瘦弱,就有多善良。而尘世太险恶——我只求你,安然无恙。
因为我过去常常在这里吃面,所以摊主婆婆认识我,也知道我是个好孩子。她拿着一把扫帚将摔碎的瓷碗碎片打扫干净,叹了口气,对我们说:“你们还饿不饿?反正今天婆婆的生意也被那几个混蛋给搅黄了,不然婆婆再给你们两个下碗面?”
亚轩你看,虽然在这个世界上依然险恶丛生,却也依然有着那么一些人,和你来自同样一个美好的世界。
对于他们和你的出现,我一直心存感念。我本并不坚强,是你们给了我单纯的力量,让我去爱、去勇敢。
即使这温暖稍纵即逝,像一颗苦心的糖,我也愿饱含热泪地接纳它。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