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而落红.

是爱而不得,还是你共我.

【逸轩/欢脱向】 我有一群神助攻

※说好的百粉点梗@恋蝶  @獅子騎士

※又名《全世界都在帮助我谈恋爱》

※一如既往的兄弟向,祝食用愉快!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01.

丁程鑫最近觉得,自家学生会的副会长最近有点不对劲。

以前的副会长,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大魔王。

打个比方吧。自己家刚买了只金毛,毛茸茸的手感和BlingBling的大眼睛讨人喜爱得不得了。敖子逸似乎也很喜欢,一有空就跑去丁程鑫看它。

结果敖子逸自己作死,拿了根烤肠去诱惑那条金毛,金毛不但不领情,还冲着敖子逸咆哮,那架势,要不是丁程鑫拉着,说不定就要冲上去咬他一口。

敖子逸肺都快气炸了,他从小就跟各种狗混的熟,哪受过这种待遇?

丁程鑫看着敖子逸诡异的笑容,不禁打了个寒颤。

果然,第二天,敖子逸就趁丁程鑫不在家,强行拖着金毛去宠物店剃毛,回来的时候金毛简直被折磨得生无可恋,一回家就趴进笼子,任丁程鑫怎么喊都不出来。

丁程鑫很想冲着敖子逸咆哮:mmp!现在可是大冬天啊!你带我的金毛去剃毛是想谋杀它吗?!!

但是看着敖子逸那双puppy眼,丁程鑫就是生不起气来。

可最近,敖子逸好像整个人变乖了许多,不再像个混世魔王一样到处乱窜搞破坏,居然整天还抱着个手机呵呵傻笑?!!丁程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来想去,只剩下一种可能——

难道敖子逸,恋!爱!了?!

丁程鑫觉得,为了学生会的声誉,自己有必要和副会长谈谈了。

于是他就在放学后,买了杯奶茶把敖子逸“贿赂”进奶茶店,郑重其事地讲了讲早恋的危害与青春期的悸动,最后还是把自己这些天一直闷在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唉敖子逸,我看你最近怪怪的,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噗”

丁程鑫抬手抹了把沾满水渍的脸,开始后悔问这个问题了。

没想到敖子逸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只是耳朵尖有些泛红——

“嗯......算是吧。”

想喝口水压压惊的丁程鑫差点重演了历史。

“哇靠......”

“是男的。”

丁程鑫终于喷了出来。

“是那个刚转过来的小学弟。”

丁程鑫,卒。

02.

“不是吧会长,那个混世魔王居然恋爱了?!!还是个清纯小学弟?!!这么劲爆啊??”

丁程鑫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帮我查一下,哪个小学弟是刚转过来的。”

对面的贺峻霖忍住笑,伸出手拍了拍丁程鑫的肩膀:

“放心吧哥,这件事情,就算你不出面,凭着我的八卦之心,也会帮你找的。”

贺峻霖淡定地喝了口水,打开学生会的专用电脑,熟练地敲击着键盘。

“哎哥,找到了。”

丁程鑫急忙凑上来查看,跟贺峻霖一样眼前一亮——

照片上的学生留着乖巧的刘海,有着一双明亮纯真的杏仁眼,鼻梁高挺,嘴唇樱花般粉嫩,皮肤白净细腻,怕是女生看了都会羡慕。

“老敖眼光不错嘛,这么可爱的小学弟都能勾引到。”

看着丁程鑫凝重的神色,贺峻霖满不在意地挑了挑眉:

“哎呀啊程哥你板着个脸干什么,敖哥恋爱了,我们应该替他高兴啊。”

“......我怕的是他这个gay会不会影响我们学生会的声誉。”

“咳......当然不会的啦,没看到现在的帅哥都成了gay吗,你也别担心啦,敖哥的感情,我们又怎么能干涉呢。况且现在也有很多人支持男男的啊。”

丁程鑫怀疑地看向贺峻霖:“你怎么知道?”

贺峻霖轻咳了一声,眼神飘忽:“我外号百事通啊,当然什么都知道,阿程哥你就别再担心啦,走吧!”

看着丁程鑫的背影,贺峻霖捏了一把冷汗——

要找个助攻真不容易,差点暴露了我sj饭圈的事实。

03.

丁程鑫跑遍半边天,终于在练歌房找到了张真源。

当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出敖子逸恋爱的事情时,张真源只是歌声一顿,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

丁程鑫感到好奇怪,忍不住问:

“哎我说真源儿啊,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呢?”

张真源挑了挑眉:

“亚轩告诉我,他也在谈恋爱,不知道是不是子逸哥呢。”

气儿还没喘匀的“老年人”丁程鑫一口老血梗在喉咙。

“你们......有种......干脆把我气死继承我的学生会吧......”

04.

就这样,聪明可爱的贺峻霖成功为敖子逸增加了两名助攻。

而且攻略对象似乎还对男主有很大好感呢。

扑倒学弟什么的.....应该不成问题吧。贺峻霖骄傲地摸着下巴想道。

神之助攻——贺峻霖。

05.

于是,贺峻霖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让和宋亚轩关系很好的张真源约他周末去游乐场玩,宋亚轩没有多疑,就答应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敖子逸激动得整晚都睡不着觉。

第二天见到他的丁程鑫吓得一哆嗦:

“哇塞,你够可以的啊,和小学弟约会化妆不说,还化的是烟熏妆,好时尚哦。”

敖子逸哀怨地瞪了他一眼,破天荒没再怼人。

熬过了二十多分钟,敖子逸千等万等,终于盼来了心心念念的小学弟宋亚轩,嗯,白色衬衫外搭水蓝色外套,白裤子白板鞋,整个人就像天使一样呢~果然我家轩轩最可爱了。

可敖子逸看到宋亚轩旁边的张真源,脸顿时就黑了。

张真源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心想:难道是我穿太少了???

宋亚轩迎面走来,笑着跟敖子逸打了个招呼:

“hi~子逸哥,你们来这么早啊~”

原来早就认识啊。贺峻霖和丁程鑫交换了下眼色,有戏。

敖子逸好不容易从美色中清醒过来,清了清嗓子开始为宋亚轩介绍:

“这个,笑得,呃,一脸猥琐的人,叫贺峻霖。他跟你同级的,你们应该见过面吧;这个眼神不怀好意的人,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丁程鑫,你也应该认识吧,毕竟那么出名。”

宋亚轩笑着和两人打了招呼,贺峻霖丁程鑫突然就出现了一种看到天使的感觉。

贺峻霖回过神,又开启了无敌助攻模式:

“既然来到了游乐场,那我们是不是该干点有意思的事情呢??”

于是一行人被这个怀揣猥琐思想的少年带到了阴森的鬼屋前。

敖子逸看着售票处那白色的贞子,瞠目结舌:

“哇你够可以的啊,我还以为是坐坐旋转木马,捞捞金鱼什么的......哇疼!”

掐了一把的始作俑者丁程鑫笑得得意,低声对傻不楞登的敖子逸说:

“你可真够笨的啊,鬼屋这种地方不是最能体现男友力的地方吗,我们这是在帮你啊。”

敖子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即又睁着一双puppy眼望着丁程鑫:

“......可是我怕啊......”

正当丁程鑫竭力和自己的良心作斗争时,宋亚轩发话了:

“子逸哥害怕,要不就不去了吧?”

刚才明明还怂成dog的敖子逸这时态度突然强硬起来,拉着宋亚轩梗着脖子走向售票亭:

“我......我敖子逸什么时候怕过这些东西!走,买票去!!”

事实证明敖子逸作了个大死。刚进鬼屋,就和那三个神助攻走散了,还美名其曰给他们二人独处的时间。

敖子逸心里暗暗骂着那几个家伙,却暗搓搓地牵起了宋亚轩白净的小手,嗯,手感不错。只不过后面那小家伙半天没动静,让敖子逸心里瘆的慌。

正当他在考虑要不要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时,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赫然映入眼帘,敖子逸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扑倒在宋亚轩怀里——

“这是什么鬼啊?!!!!!”

宋亚轩无奈的笑了笑,顺顺怀中人的头毛:“没事的逸哥,这些鬼都是人扮演的,没什么好怕的。”

敖子逸小媳妇似的点点头,终于察觉出不对劲。

我是攻,我是攻啊喂!!为什么还要受来保护我?!!

还没等敖子逸反应过来,宋亚轩就已经离开了自己:

“哇塞逸哥,这个东西好好玩!”

......呵,果然想远离自己这个智障了吗。精神恍惚的敖子逸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

哎不对!亚轩的声音怎么越来越远了呢??

卧槽现在都听不到了!!

敖子逸连忙向宋亚轩离开的方向追去,却被一只无头僵尸吓得连退了两步。

......关键时刻不能怂啊敖子逸!!

为了追回自家媳妇,敖子逸鼓起勇气,深吸一口气——

蹲下身子闭上了眼睛捂着耳朵以一种怪异的方式扭曲前进着。

在喊了很多声都没有回音之后,敖子逸渐渐开始着急。智商终于上线的他觉察出这样前进不行,于是干脆闭着眼睛站起来,边在鬼屋狂奔边呼喊着亚轩的名字。

他感到所有的厉鬼们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在他撞了N次墙之后,让自己焦急万分的声音终于出现在背后:

“.....学长你没事吧?”

敖子逸看都不看就知道是谁,转过身去一把抱住他:

“哎哟亚轩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在担心你啊!!看不到你我很着急知道吗!”

宋亚轩被敖子逸圈着,脸渐渐变红。他尴尬地咳了一声:

“学长,能放开我了吗??”

敖子逸禁闭的双眼慢慢睁开,眼睛里面全是狡黠:

“不放,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了。”

“亚轩,其实我一直喜欢你。”

“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

宋亚轩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整懵了,愣在原地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干什么。

不出所料的反射弧超长呢。敖子逸嘴角勾起一抹笑。

不过也给了我可乘之机。

偷偷覆上了他心心念念的嘴唇。

嗯,真甜,像你一样,水蜜桃味儿的。

宋亚轩软在敖子逸怀里红着脸喘着气。

他轻笑一声:

“噗,那你就一直缠着我吧。”

“傻子。”

那些扮演鬼的工作人员表示,又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

室外,早已逃出鬼屋的三人正愉快地互相击掌。

你看,全世界都在帮我追你,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END————————












  



















  

 























评论(5)

热度(74)